数字报刊平台

内容详情
2019年07月12日

夜宿八亩丘

□ 姚吉宏

阅读数:412  本文字数:1115

春天里,女儿打电话来说,给我们预定了个三都民宿——“云漫松间”。我说太奢侈了点,三都就几个小时车程,看樱花没必要住在那里,再说,我们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,家乡也是鸟语花香之地,想住在农村,不如暑假到老家住上几天。她妈妈也说,住在那里太浪费了。但拗不过女儿,最后我们还是同意了。

花开时节,云漫松间天天客满,我们错过了十里山野樱花观赏期,直到六月底才有空余房间,于是我们给外孙女请了两天假,自驾前往。途径前源,再往前,就是十公里的盘山公路。下午一点多,我们到达了海拔七百多米的八亩丘。这里的空气特别清新,天特别蓝。往下看,群山起伏,延绵不断。妻子和我说,刚才车在悬崖峭壁间行走,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现在终于可以放下了。说完,她会心一笑,笑得好灿烂。

服务员把我们引到云漫松间。坐北朝南、依山面湖的几幢泥房交错相间在松林间,室内装修别具一格,门前的游泳池水清见底。外孙女一跨进山门,就闹着要游泳。我们放下行李,便陪外孙女去打水仗。泳池不大,有山水二十四小时注入,有点冷,不到三刻钟,我就哄着她上岸去喂小灰兔。正当她认真喂着小灰兔时,服务员过来和我们说,今天有摘蓝莓活动。我们便向服务员借了小篮子去采蓝莓。

蓝莓基地在西侧山坡上,我们歩行约二十分钟,一大片蓝莓就出现在眼前。因为前几天下大雨,蓝莓掉落满地,成了松鼠们的美餐,几只松鼠从我们脚下溜过,外孙生女惊叫着,接着高兴地跳起来,要去抓松鼠。此处的蓝莓粒大味甘,十分可口。不一会儿,外孙女的手被刺划破了,就闹着要重新回去喂灰兔。

晚餐时,老板的母亲和我们拉起了家常。这个八十岁的老人家身板硬朗,才思敏捷,十分健谈,她告诉我们,她的丈夫姓朱,祖籍南京,迁居到八亩丘已经好几百年了,自己是浦江人,上世纪五十年代经人介绍,嫁到八亩丘,那时候到娘家来回都靠步行,早上日出动身,到太阳下山才能到达,一路翻山越岭,十分艰辛。

八亩丘原来有二十一户人家,高山脱贫后,有些迁居到三都镇上,现在还有八户人家。老人家育有四女一男,儿子在义乌经营外贸生意,四年前投资上千万元,把老家的泥房改造成民宿。

云漫松间山门外原来有一丘八亩良田,这就是八亩丘地名的来历,上世纪六十年代造水库淹没了。

晚上,门外的池塘里蛙鸣不断,打破了夜的宁静。我轻轻地拍打着外孙女,在蛙声中进入了梦乡。

清晨,我们从鸟鸣声中醒来,起床后,轻轻地打开门,走到山门外,但见满山云雾缭绕,时隐时现。我顺着山路往西南方向走,脚下是车厘子基地,还有整片的山核桃、香榧,有高山西瓜与之配套种植。再往下就是养殖山羊基地,还有散养鸡鸭,游人可以春天赏花,夏天摘梅,秋天捡果,不同时节有不一样的收获,勤劳智慧的八亩丘人,为自己、为社会创造财富,是多么值得肯定与尊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