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平台

内容详情
2019年07月12日

云深人家

□ 谢建萍

阅读数:758  本文字数:1135

 

连雨不知春去,一晴方觉夏深。

再次来到麻车,站在青源新村,眺望村后,重峦叠嶂,云雾飘渺,近赏联排安置新居,灰墙砖房,整齐有序,庭前屋后院落里,“鲜花璀璨蝶舞忙,万朵妆成满庭芳”,好一个恬静诗画的山乡新村。

自2015年以来,麻车片的青源、柳村、高垣、杨桥、黄山岗等地实行下山移民新政策,山脚的安置新房,一幢幢一排排拔地而起,那些生活在高山上的100多户农家,陆陆续续从山上搬迁至新村。

六年前的一个初夏,曾随户外俱乐部成员,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探访深藏在海拔600多米高的黄山岗。

车行蜿蜒山路,盘山而上,从车窗向外张望,满眼苍翠,生机盎然。车越往山上行驶,山林间飘渺的乳白色云雾由淡渐浓,一缕一缕飘飘袅袅,直至将整个山全都笼罩起来。一路上,偶见泥墙黑瓦顺山势而建。山路十八弯,车子爬过一岗又一岗,整个山湾山垅里到处是村民们开辟出来的田地,或长或短,或宽或窄,形状不一,梯状分布,那层层叠叠的梯田因种植着不同的植物,呈现出不同的色块,从上往下眺望,可谓是阡陌飞扬。

近一个小时的行程,车子停在山巅的几座老屋前。极目四望,整个山间被雨雾弥漫,朦朦胧胧,犹如人间仙境;打起花伞,脚踩泥地,行走在绿色之间。老屋是东幢西一幢,散落在山坡间,有的甚至远远地躲在云雾里。

同行的马丽指着路边一座老屋告诉我们,这就是她的阿姨家。土屋坐北朝南,一排四间,两扇大门。老屋的右侧还紧挨着两幢老屋。老屋已不再挺拔,像老农的腰杆。斑驳的墙身,黑漆漆的瓦背也显颓废,像老太太的面颊。老屋低矮的门栏前,一位年近古稀的老太太探身向外张望。马丽第一个冲向前,奔向老人家,亲切地喊着:阿姨!阿姨!我们被这亲切的叫声感染,像看到自己亲人似的,也急步近前。

走进老屋,厅堂的正中间墙上写着“崇德堂”三个字,下方贴着一张醒目的“百寿图”,中国红的色泽特别艳丽。厅堂正中间摆着一张八仙桌,主人已在桌上摆起了热腾腾香喷喷的农家佳肴,就像过年时走进乡下亲朋好友家里一样,扑面而来的是温馨与热情。

热闹的气氛吸引了左邻右舍,他们拽过一条长凳,坐在堂屋中间,一边嗑着瓜子,一边抽着香烟,每个人都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我们。

听马丽说,她的阿姨小时候并不生活在这儿,身体特别不好,曾病得吐血,家人都以为这孩子带不大,活不长的,于是,把她送到山上这户人家,不料她来到这儿,身体越来越好,气色红润,成家之后,还育有四个孩子。

黄山岗老屋后的山坡上,有大片大片的高山蔬菜基地,还有大片大片的茶园,这些都是坚守在这儿的老人们辛勤劳作的地方。

雨声渐渐小了,我们也要下山了。马丽的阿姨早已为我们准备了一大篮子新煮的山笋,水嫩水嫩的,要我们带回家。

老屋,是祖祖辈辈黄山岗人的情感寄托。如今,政府为了改善民生,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山上农民带着对老屋的深情走进新村,开启美好的新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