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平台

内容详情
2019年02月05日

严州城的年味

□ 李永鹏

阅读数:995  本文字数:1345

 

农历戊戌年,这一页又将翻过去了,时光匆匆,太匆匆。

家乡有句俗话:小孩盼过年,大人盼种田。大人盼种田且不论它,就说说小孩盼过年吧。

盼什么呢?就盼有新衣服穿,有好吃的。那时候,家庭再穷,也要想方设法给自己的孩子做套过年新衣服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不是么?其实,小孩还是最热衷于吃的,因而,一到过年,家家户户就忙于吃的了。

腊月伊始,严州城的年味就逐渐浓起来了,东南西北乡的农民挑着箩担进严州城里置办年货。先到布店给家人扯上几尺布,再到南货店买些白糖、鸡蛋糕、连环糕、状元糕之类的糕点,以及皮蛋、海蜇头、带鱼鲞等,然后满怀喜悦地、哼哧哼哧地挑回家去。

这时节,城里人也有学乡下习俗的,开始忙于搞吃的了,最普通最省钱的就是用砂子炒苞芦豆,炒花生,番芋片,再就是切糖、舂麻糍、做年糕。小孩子们就一边看大人做,一边嬉闹着在一边吃。炒好的苞芦豆、花生、米胖,切好的豆糖、芝麻糖等,用酒坛子装好封好,过年时随吃随取,一直可以吃到新年开学后的大半个学期。条件好的人家,还要雇人刨腊笋,杀年猪。

腊月廿三过小年。这天夜里,家家户户要把灶君、灶司菩萨送上天呈好事。先在灶头上的佛龛前供上茶和点心,上香行礼之后,再用一乘纸糊的小轿将灶司菩萨画像放进轿里,架在一把芝麻秆上(取芝麻开花节节高的兆头),放在大门口点燃,他老人家就上天向玉皇大帝去汇报这一年的工作成绩了。

送完灶司菩萨,就又忙于“还年福”了,其仪式一如鲁迅先生笔下的“祝福”。选择在除夕前的某个吉祥日子的夜晚,在堂前、厅上或商铺的店堂里,拉开八仙桌,围上桌围子,摆上镴制的香炉、花瓶、蜡台,供上全鸡、全鸭、全鱼、还有一个嘴巴衔着自己尾巴的猪头(代表是全猪了)以及其他菜肴和馒头、发糕、糕点水果等祭品。打开大门,点上香烛,全家男性逐个对天礼拜,既感谢上天对本年的保佑,又祈求新的一年兴旺发达,万事如意。这场礼仪的尾声是震耳欲聋的鞭炮声。

还年福仪式之后,有一场家庭夜宴,也会请隔壁邻居好朋友参加,喝酒吃菜,每人一碗长寿面是必须的。大碗面上有美味的浇头,碗底必定卧有两个囫囵的鸡蛋,吃鸡蛋称之为“捧元宝”。

还好年福之后,再过两三天就是年三十了。今晩得先把上天呈好事的灶司菩萨请回家来过年,在灶头的佛龛上也换上了新写的春联:上天呈善事,下界保平安。

把灶司菩萨迎回家之后,就可吃年夜饭了。每家的年夜饭是整个过年的重头戏。家庭主妇要在好几天前就得准备好,预制好各式菜肴的坯料,除夕这晚的年夜饭是大显身手的时候了,烹、蒸、炒、炸、煎、熘,各式菜肴,美味齐全,小孩子们这餐能吃到许多平时吃不到的美味食品,欢喜兴奋不已。

年夜饭的酒席上还有一项让孩子们格外兴奋快乐的节目,就是给压岁钱,发红包了。这时,席上辈份最小的小孩,很可能得到多个红包,这些红包也只能在小孩子手上捂一个除夕夜,第二天,也就是年初一,妈妈就会以各种美好的理由收归。

吃好年夜饭,就是守岁了。大人们还得忙着里里外外贴春联,整个家会是红彤彤的热烈气氛,孩子们也找小伙伴们去放鞭炮,嬉戏打闹一阵子后,肚子又饿了,人也乏了,到了夜半时分,大家再吃点夜宵,就拖着浓浓的睡意上床,度过这一年的最后一个夜晚。

第二天,大年初一,很晚才起床,换上新衣服,恭喜发财,拜年去喽!严州城浓浓的年味,一直要到正月十八灯节过后,才逐渐地淡下去。